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英语学习 >
住在地铁最后一站
时间:09-12  点击:  作者:管理员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中青报系    

为了宠物的窝、地铁的空座、不用与人分享的空间 住在地铁最后一站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璐 实习生 张芸倩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9月10日   11 版)

95后梁辰的工作地点在北京东单,每天下班后,她辗转换乘到地铁S1线后就安心了,因为她的目的地是这条地铁线的最后一站“石厂”,不用担心坐过站。在每天两个小时40分钟的通勤时间里,她常常用手机学习英语。下地铁后,她回到宽敞的两室一厅,那里有妈妈做好的晚餐,还有一只狗等着她“撸”。

工作后“两点一线”的生活,住在哪里反映了年轻人不同的生活态度。近日,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微博上所作的调查(2247人参与)显示,选择“郊区条件好的大房子”的占39.9%,选择“市区条件差的小房子”的占19.3%,选择“有朋友在,住哪儿都行”的占20.6%,选择“能与个人兴趣结合紧密”的占20.2%。对于住在地铁最后几站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主动的选择,不断延展的地铁线减少了距离带来的不便,无所不能的网络满足所有日常需要。

“住得远一些”意味着房租便宜,以及更宽敞和舒适的居住空间。时间久了,这些注重生活品质的年轻人发现了住在“地铁最后一站”的更多可爱之处。

    “远大新”为什么胜过“近小破”

梁辰不是没有住过市中心。大学毕业刚来北京打拼的时候,她在地铁双井站附近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租了一个床位,那个不大的房子里支了10张床,“基本上没有个人空间”。第二次,她合租了一间住3个人的卧室,活动空间比以前大了,但新的问题又冒出来,由于南北方生活差异以及不同的作息,生活习惯难以调和。

“合租心太累了,哪怕住得远一点,也要有自己的生活空间。”两次搬家后,妈妈要来北京和她一起住,又有养只狗的愿望,梁辰最后在石门地铁站租了一套小两居,价格和之前差不多。

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上班的解远飞也曾为了少花点房租而选择和大学室友合租。可几个月后,由于两个人作息时间不同她搬家了。虽然新家比之前的地方离公司更远,但她感觉更自在。

蛋壳公寓联手知乎前不久发布的《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显示,与80后的抱团取暖有所不同,不少90后和95后更喜欢独自租房,占比超过80%。学历越高、收入越高的人,越愿意选择独自租房。在一线城市中,青年租客更爱独居。

“哪里都仅仅是个住的地方。”从6月中旬到8月底,解远飞基本上每天上午10点到晚上11点都在公司,回到家她经常倒头就睡。她的空余时间基本都在租住房子里,准备注册会计师考试。

对于囊中羞涩的刚毕业大学生来说,如果选择住在热门区域,合租是不得已的选择,但如果把视野望向地铁的尽头处,就可以拥有独立且宽敞的居住空间。这足够诱惑更注重生活品质的年轻人。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链家App上简单对比,同样花3000元,在望京只能租到“穿越回80年代”风格的没有卫生间的单间;在地铁最后一站石厂站,却可以租到“小清新”风格的两室一厅。艾媒咨询2019年6月的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用户普遍接受2500元以下租金的长租公寓,其中月租1500~2000元的公寓最受欢迎。

快速发展的轨道交通让“住得远一些”带来的距离感变弱。去年,北京地铁有关负责人曾表示,今后3年内,北京每年都有地铁新线开通试运营,新增里程约260公里,四通八达的轨道线网平均每年增长86.7公里。这一速度比过去9年翻了一倍——从2008年到2017年,北京轨道交通路网增长了约400公里,平均每年增长40余公里。

    漫长的通勤时间里,他读了60多本书

一年前,立志于在影视行业打拼的扶庆波来到北京,由于不熟悉环境,首次租房的地点在地铁8号线的最后一站朱辛庄,房间很小,只能放下一张床,房租每月800元。因为主要工作地点在朝阳区,那时他每天的通勤时间接近3个小时。

当扶庆波准备换房子时,他又选择了另一条地铁线八通线接近终点的梨园站,同样和人合租,同样价格每月800元。虽然他的房间采光不好,白天也需要开着灯,但房子面积大了两倍,还可以自己做饭。这一点让他很满足,“北京吃饭太贵了,自己做会省一些”。

  姓名:
*
  性别:
 
 
  联系电话:
*
  QQ(选填):
 
 
哈尔滨市南岗区派特森英语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 黑ICP备09037380 咨询服务热线:0451-82713777
免费咨询热线:4006486166 8008986166
MSN:354605412@qq.com QQ:354605412